广州市舆情处理案例

媒体公关 · 2019-12-25 17:16:59


       危机公关都带有行业的特点,仅仅依靠企业本身的特质并不具备普遍性,危机公关处理不考虑行业传播特征会走弯路!12月25日讯 据南方都市报消息 广州又发现了近60座古墓,土陶器、青铜器、铁器、珠饰等文物近500件(套)。这段掩藏广州城地下千百年前的沧桑历史仿佛重获新生。记者带你探秘考古第一现场。从博物馆到考古一线:3000平方米藏着57座墓绝对的“风水宝地”常在博物馆玻璃窗里,偶遇一件件精美绝伦的文物摆件,而真正走进它们被发掘出土的第一现场,又是一番别样的感受。昨天(12月24日)上午10点,南都记者来到位于越秀区恒福路的麓湖公园南入口。近日,得到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消息,就在越秀区横枝岗附近,考古队再一次发掘出近60座汉至清代墓葬,出土陶器、青铜器、铁器、珠饰等文物近500件(套)。清晨的麓湖公园,鸟声阵阵,行人渐密。西边是麓湖水库,北边是白云山——这里早已是今天的广州市民,漫步休闲的优选之地。而关于考古的秘密,也在这里被发现。 爬上低矮的山坡向下俯瞰:无数个深浅不一、纵横四向的深坑赫然现身。他们的位置看似杂乱,有似乎有些讲究。其中有大有小,有的四壁用砖砌,有的只剩下土痕。还有些深坑内摆放着各类陶罐、陶仓、陶屋等等。这里就是位于恒福路与麓湖路交界处东北角的山岗古墓群。
       记者在现场看到,在约3000平方米的范围内分布了众多大大小小的墓葬,有木椁墓、也有砖墓;有些墓穴里出土了丰富的随葬器物;有些晚期墓还打破了早期墓葬。而考古工作人员在有序地清理墓穴里的随葬器物,据悉目前的清理工作已接近尾声。
“目前,我们已清理墓葬57座,其中汉葬11座、晋南朝墓13座、唐墓2座、宋墓1座、明墓5座,以及清墓25座。”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副院长易西兵向南都记者介绍,2019年7月至12月,为配合麓湖公园南入口等节点景观提升工程建设,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对项目建设范围进行了考古调查勘探,并在报请国家文物局审批后,对勘探发现的古墓葬进行了抢救性考古发掘工作。3000平方米藏着57座墓,这里是否就是古人眼中的“风水宝地”?“可以这样说,因为近60座古墓还是非常密集的。”易西兵表示,古人的墓地选址非常讲究。横枝岗一带,墓地位置离广州古城中心区(今北京路和中山四路一带)直线距离大概是3公里。北面是白云山,西边是今天的麓湖水库,在汉代是发源于白云山的一条小溪,从小北一直往南流,宋代的时候分流,成为广州的护城河。“大家可以感受到,北边是山,西边是水,可以称得上是一个风水宝地,属于古人埋葬亡人的优选之地了。”
划重点:汉夫妻合葬墓“现身”东晋纪年墓透露1700前的秘密
“本次发现墓葬数量较多。部分墓址的规格高、出土文物精美,陶器、青铜器、铁器、珠饰等文物出土近500件(套)。可以说,是近些年广州考古的又一重要成绩。”易西兵介绍,本次发掘非常值得一提的,就是出现了一个汉代“夫妻合葬墓”。
在整个发掘区的最东侧,南都记者看到了两个并列的墓室,虽然墓室内部结构不尽相同,但基本构造和规模非常相近,其规格似乎也是所有汉墓址中最高的一个。
“这就是两处汉代竖穴木椁墓,随葬的物品非常丰富。”在众多随葬品中,有带着岭南地方特色的仓、灶、井、屋等模型明器,有形似工艺花瓶的镂空陶灯,还有一把竖向摆放的青铜佩剑,以及由260粒水晶、玛瑙、琥珀等质地的珠子、管饰组成的珠饰,精美绝伦。
“两墓并列,朝向一致,距离很近,我们初步判断是汉代的夫妻合葬墓,非富即贵。”易西兵介绍,汉代的番禺城是全国九大都会之一,其墓葬主要特点,一是规模大,二是随葬品丰富,尤其凸显了古人“事死如事生”的理念,也突出了先民对于地下生活的美好想象。
          同样值得一提的,还有此次发现的一处东晋墓。“就是一行字,奠定了这处墓址的重要历史价值。”仔细观察墓室,四壁由青砖砌成,不少砖面还有各类花纹装饰,极类似我们今天看到的墙纸图案。而就在墓室一侧墙壁的砖面上,写着“大兴四年十月十六日立”一行小字。
这一行字意味着什么?易西兵表示,这类有着明确时间标注的墓被称为纪年墓,对于考古工作的意义重大。“通过这个记录,我们可以准确判断墓址的年代,同时可以准确断定与其年代相近的墓址。更重要的是,我们得以充分想象,在1700年前的某个白天或黑夜,先民们正在进行着传统丧葬礼仪,而这一传统延续至今。这就是历史的生动性。”于岭南酸性土质的强腐蚀性,以及东汉以来盗墓之风盛行,砖饰墓“十墓九空”已然是常态。“即便今天尚不能确定他的墓主人是谁,但我们已然与历史更近了一步。”回头看:自上世纪50年代数十次发掘“墓压墓”现象很频繁 广州市“桂花岗-狮带岗-横枝岗”地下文物埋藏区,是地下古墓葬重点埋藏区。横枝岗一带多为山岗地貌,地处广州古城东北郊,距广州古城中心(今北京路、中山四路一带)直线距离约3公里。自上世纪50年代开始,考古工作者在横枝岗一带配合建设工程进行了数十次抢救性考古勘探和发掘工作,清理两汉到明清时期墓葬近千座,出土了大量文物。易西兵介绍,1954年在横枝岗的西汉墓中,出土了三件玻璃碗,目前在广州博物馆展出。“研究证明,他们是来自地中海的罗马的玻璃器皿。广州是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发祥地,他们也是西汉广州与海外交往的重要物证。”除此以外,2005年,同样是这个地区发现了西汉晚期大型的木椁墓,也就是陈顺墓,其随葬的铜器数量之多同样是广州少见的。“古墓葬分布十分密集,晚期墓葬打破早期墓葬,‘墓压墓’的现象很频繁。”
       从广州城建城至今足有2233年的历史。“这段历史怎么去体现?靠的就是考古遗存,这是记忆的载体。此次出土的500件(套)文物,每一件文物也都构成了广州历史文化记忆的一个部分。”易西兵认为,通过墓葬,我们可以进一步了解当时的社会发展水平,经济、文化、社会、艺术、观念,包括时代审美。从而部分还原广州历史图景,共同构成广州历史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