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景监狱:传统社会权力网络的微缩模型

危机公关 · 2018-12-28 18:03:51

被誉为“20世纪的康德”“法国的尼采”的法国哲学家米歇尔·福柯,对当代社会进行反思,反省和解构了人类传统思想史,影响深远而持久。

福柯通过研究监狱的历史,推导出权力的变换。他在关于“权利和知识”的思想体系研究中,提出了“全景敞式监狱”的社会管理与控制结构理论。“全景敞式监狱”是完美的规训机构,恰似一所动物园将监视的功能发挥到极致。被监视者能被彻底地观看到,却不能观看到监视者,无论是愤怒、狂躁、狡诈、懦弱、龌龊还是悔改等,都无所遁形。监视者能观看到一切,但是不会被观看到。被监视者之间相互隔绝、音讯不通的状况有利于秩序的维持。而监视者则可以实施完全彻底的监督,记录下身处其中的每一个人的每-一个行为,然后按照科学的方法对症下药,要么鼓励服从,要么纠正错误。罪犯因此而惶惶不可终日,不敢造次。这样的监狱结构,既可以起到有效的监视作用,也能够让监视人完全处于隐蔽而安全的境地。

福柯的伟大在于,他发现的全景敞式监狱的设计结构及理念不仅适用于监狱,而且可以推广到其他领域。这体现了权力与知识的结合,并形成一种新的监视机制:不仅被管理者被监视,彼此之间也缺少有效沟通和传递信息的渠道。不论管理者存在与否,被管理者潜意识里都感觉到被注视着,会自觉约束行为。而且管理者们以及可以暗中监视所有下属雇员的总管也同时被监视和观察。

在这种管理结构下。现代权力呈现毛细血管状,它不是从某个核心原泉中散发出来的,而是遍布于社会机体的每一微小部分和看似最细小的末端,谁也无法逃避。

福柯敏锐地发现,全景式管理也是现代惩罚经济学的基础之一。改革者们批评权力,固然出于对专制的抗议,表达了社会精英因为未能分享权力而产生的不满,但更重要的是他们反对一一种效 率低下的“糟糕的权力体制”。权力分布杂乱无章,各种权力相互冲突。而全景式管理使得权力的行使变得完善:它能减少行使权力的人数,同时增加受权力支配的人数;它使权力在任何时候都能进行干预,甚至在过失、错误或罪行发生之前不断地施加压力,防患于未然。因此,它具有非凡的生命力。

它以自动伸展的、毫不喧哗的方式直接对个人发生作用,造成“精神对精神的权力”,身居其中的每一个人都不能幸免。在现代社会中,权力是无处不在、无孔不人的。它在社会的每一个角落、每一个层次、每一个机构、每一个人际关系中运作。舆乐通表示权力构成了一个千丝万缕的网络,所有人都身陷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