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机处理过程中HACCP的运用技巧——既不能迟钝,也不能过敏

危机公关 · 2018-12-25 18:08:20

        对食品安全来说,当然是越安全越好,最好是所有的有害指标都检不出来。制定标准也就简单了,所有的有害指标,都规定含量为“0”就0K了,为什么专家们想破脑袋,还在为某个指标究竟是0.03还是0.05而争得不可开交呢?为什么《乳品安全标准》出来后,乳品行业专家王丁棉骂了两年大街,还没有要收口的意思?而制定《乳品安全标准》的专家们,为什么煞费苦心地制定出个世界最低标准,一下倒退25年?

       还是专家的话一语中的:你一直吃,吃一辈子都没事,那就没事。这个没事的限量,就可以作为安全限量的基础。当然,作为产品标准,可能还要在这个限量的基础上,再加上100倍左右的余量,这就成为标准限量了。

        举个通俗的例子(举数据仅为举例需要,非科学数据),如果你每天吃一个苹果,100岁算下来,你基本上不会苹果中毒,但超过,就有风险了。那好,就以一天一个苹果作为安全的基础限量,然后制定标准时就规定:每人每天只能吃1/100个苹果,超过1/100个苹果的量,就超标了。

       虽然实际上再多吃3/100或5/100个苹果,也没事,但那也不行。因为谁知道别的产品中,是不是也含有一定量的苹果呢?因此,标准就是标准,必须有明确的红线,而且定了就得执行。超过标准规定的1/100个苹果,生产厂家就得召回或下架。

        为什么要这样做?道理也很简单,因为我们不是生活在理论上,我们生活在实际的社会中。

        因为经济性,因为性价比,因为我们需要的不是绝对安全,而是够安全。够安全,就好了。

        第一,根本不可能做到完全没有有害物质,即做不到绝对安全。

        第二,即使技术上能做到,也完全没必要。因为如果要求菌落总数为0,一袋奶的价格可能要用一袋黄金来买,一碗米饭要用制作罐头的方法蒸煮七七四十九天,那这世界,就乱了套了。

       公共关系也是。不是要滴水不漏,只是要不出纰漏。

       家外资直销企业的公共关系部总监曾和我说,企业遇到的事太多了,每一个都一级战备,企业就没法活了。用文学家的话翻译一下,就是每天天空都有那么多云彩在飘过,但不知道哪朵会下雨”。用公共关系专家的话说,危机来的时候怕反应迟钝,但更怕反应过敏。

       因此,当危机事件发生时,很多企业往往不能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及时抢险,于是一些分析人士事后往往痛心疾首,觉得企业公关人员和企业决策者痛失良机。但我比较同情这些公关人员,他们被天长日久的各种真的假的危机折磨得早就没敏感性了。

       试想,一些领袖行业的品牌企业的公关人员,几乎每天都要面对产品质量问题、消费投诉、经销商抱怨、员工流失或泄密、竞争对手诽谤或下套、市场风险、股价波动、行业风险、媒体报道等问题,即使是最敬业、最优秀的公关人员,也得逐一甄别吧,而等甄别明白,看出端倪,弄清楚哪是真危机,哪是假风险的时候,可能就已经错过所谓的最佳应对时机了。

        而且,如果我们见风就是雨,抓到篮里就是菜,一有风吹草动就启动应急预案,各部门紧急动员,那企业花在公共关系上的成本也太大了,甚至没有办法正常生产。

        我一向坚持:危机公关,功夫在平时。平时功课做好了,很多危机自然就消失了。即使真的发生了所谓的危机,也因为有充分的准备,会平稳度过。这种应对方法,根本不是抢一时的最佳时机能比的。最简单的例子,便是王老吉的夏枯草事件。要不是王老吉早在2004年

        就意识到问题,并通过广东省卫生厅向卫生部备案在先,使卫生部愿意出来撑场说话,那么即使给王老吉和公关公司再多的时间,王老吉怕也难逃关门大吉的命运。

        所以,公关在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