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媒体的堆积效应——富士康第N跳

危机公关 · 2018-12-05 17:43:18

        接着说说富士康“跳楼门”。在第二堂课第六节中说过,2010年1月23日,19岁的富士康员工马某在富士康华南培训处的宿舍高坠死亡,拉开了富士康“跳楼门”的序幕。

        在不到4个月的时间里,从1月23日到5月21日,深圳富士康已出现了“10连跳”造成8死2伤,引发外界质疑富士康管理有问题,“精神血汗工厂”等新名词也出现在境外媒体上。

        5月25日早晨,深圳富士康发生“11连跳”事件。26日,在台湾的郭台铭赶往深圳处理危机。可是,郭台铭“处理”还没回到台湾,富士康深圳龙华厂区大润发商场前又发生了第12起员工跳楼事件。

        “12连跳”不仅让富士康自己无路可逃,也让苹果、戴尔、惠普等富士康的雇主们无法回避了。这些公司纷纷表态称,目前已经就富士康员工自杀事件展开调查。

          11月5日早晨,富士康科技集团深圳厂区又一名员工坠楼,经抢救无效死亡。

        2011年6月25日,23岁的富士康深圳观澜厂区工人陈某在宿舍洗澡时猝死,家属怀疑是长期加班导致其过劳死。由于指责富士康拒绝提供陈某上班记录,且双方协商赔偿无果,家属在富士康厂区门前打横幅讨要说法。

        这一次,虽然是洗澡死,没有纵身一跃,但媒体的报道,难免还在往“第N跳”上靠。当然,因为各种场外因素,媒体报道比较谨慎。但富士康经过这一轮教育,估计已经认识到《劳动合同法》不只是个传说,加班费绝不是个神话。

        可以说,富士康“跳楼门”第一次向巨型企业提出了挑战:当企业规模相当大时,只要在某一个局部发生了问题,并一旦被关注,就可能酿成危机和灾难。

        虽然有专家指出,富士康的自杀比例,比全国平均水平还更少一些,但这些冷冰冰的结论和数据,远远没有一个活生生的案例冲击性强。当媒体将每一个跳楼的生命的生活细节一一展现的时候,“比例”这一字眼,就显得强烈地刺眼和不合时宜。

         因此,对巨型企业的领导人来说,企业的媒体形象,或者说企业的公关是个系统工程。如果说前网络时代,一旦遇上危机,还可以不紧不慢地一一扑火,那么网络时代的来临,已经关闭了这扇门,因为时间不会等你一一处理,你一一处理的结果,就是一一累积。

         企业总经理能做的事,只有两件:

         第一,既然公关是系统工程,就系统进行,没有小事,没有轻重缓急

         第二,一旦发生了危机,及早解决,不计较一城一池的得失。

        富士康“第N跳”向我们展示了网络时代最可怕的武器—总结。可以说,由于这件武器实在太过可怕,而且人们对网络的利用往往都是从轻武器开始的,因此,对于这件武器,实在用得还少。

        但终究,其会成为利器。

        我觉得,以总结为服务模式的网站,必将成为雅虎、新浪、搜狐等门户网站,谷歌、百度等搜索引擎, Facebook、QQ、人人网等交流工具之后重要的网络新模式。

        虽然,现在连类似网站的影儿还没有,但这还是给企业家敲响了警钟:

         第一,一次错误也不能犯,要不哪天网络会找你算总账。

        第二,如果有错了,也要有个错误已经完全扭转的结果——不仅事件本身要有,在网络传播上也一定要有,而且还要隆重,隆重到结果比过程更容易被人发现和找到。要不然,你的黑锅得一直背着。

        第三,做过更多的与你的错误相关但正确的事。这样,当错误信息出现时,不至于被人误判,认为你只干过这一件事,因此被贴上“100%坏蛋”的标签。

        这年头,做人很难了;做坏事,也不容易。

         天知地知的事,往往大家也都知道了。网络,让更多的事,付出本来应该付出的成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