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机公关是企业在风险社会中的常态建构

危机公关 · 2018-12-03 16:56:58

现代性时空线性流动感染到信息领域,使人类意识到急功近利是实现个人价值的“唯一”途径,在追求现代化过程中所积累的各种“病症”开始发作,危机层出不穷,人类已进入“风险社会”。近年来,恐怖主义、全球变暖、环境污染和灾害性天气都可视作全球化、现代化和商业化过程中积累的各种问题,其中有的已经“发作”,引起了波及世界的公关危机,有的则已经到了“一触即发”的危机临界点。有鉴于此,危机不再是偶然出现的“突发事件”而成为一种常态甚至成为日常生活叙事中的主角。

“风险社会”概念的提出是对现代性的反思和批判,其理论来源是英国著名社会学家安东尼-吉登斯的“自反现代性”。在公共关系理论中,一方是由政府、企业、新闻机构等组成的“组织”;另一方面是由消费者个体所组成的公众,即“社会”。从实践来看,在政府、企等组织内部设置公关部门的建设和公关官员、经理的职位就是基于这种二元独立的认知。但是学界一直有观点认为,这种认知是不对称的,沟通也是单向的。

尤其在面临企业危机时,“组织”该如何更好地适应由“利益相关方”和“消费者”所组成的“社会”,是能否度过危机的关键。在传统媒体时代,危机公关对于企业最重要的是沟通对象是媒体和政府,而不是消费者。但是随着网络媒体信息流通的便捷,消费者自我保护意识的觉醒,企业不得不面对“公众”进行及时安抚和自我检讨。

舆乐通认为吉登斯的“自反现代化”导致了企业对“组织”和“社会”的重新界定,危机公关不能被简单的看做是主体企业为了应付和解决其与客体“组织”和“社会”之间的矛盾和冲突,而应该作为企业在风险社会中的常态化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