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关新媒体时代——微博改变一切

危机公关 · 2018-11-26 18:02:52

        2011年7月23日20时38分,杭深线永嘉至温州南之间,北京南至福州D301次列车与杭州至福州南D315次列车发生追尾事故。

        如果说三年前汶川地震后,成都的爱心出租,是电视广播等传统煤体促成的自发爱心传递,那么,三年后的动车事故救援,则是从微博出发的动人传奇。

        20时47分,事故后仅仅几分钟,被困在车厢中的“羊圈圈羊”发出了第一条求救微博:“求救!动车D301现在脱轨在距离温州南站不远处!

        现在车厢里孩子的哭声一片!没有一个工作人员出来!快点救我们!

        生死关头,能想到的,一定是最熟悉、最信任、最简单、最方便的方式。这次,“羊圈圈羊”想到的是微博。这条微博,说明微博已经与110、电话等一起,成为第一梯队的求生手段。

        要是在三年前,不,哪怕一年前,一定不可想象。

        这条微博,及其引发的意想不到的效果,改变了更多人对微博的看法:做博,虽然刚满一岁,但,已经切实地改变了我们的生活。

         “羊圈圈羊”的微博发出后,得到了极大的响应。灾难发生后,“线上”的微博网友和“线下”的民众积极互动场,将“微”力量汇聚成为“一线”大救援。

        到第二天下午3时,“羊圈圈羊”的这条微博,已经被转发十多万次,评论两万余,这条求助值感就这样在博的河流中着,温情却迅速流淌,并汇集更多爱心和有动,从网上走到了现场。

        与这条微博相呼应,23日夜里,无数网友还自发编辑和转发了很多“寻人启事”。持续更新乘客名单和伤员名单。传体也加入了做博爱的行列中来。《东方早报》在其官方微博上称:“事故发生后,现场极其混乱,很多乘客和亲友走散,因此,媒体整理了事故寻人信息和正接受医疗救治的部分乘客名单。”

         “火车现在处于倾斜状态,车内封闭,前面几节车厢基本连撞了。”这是动车中的乘客发出的微博。“最后一节车厢从铁轨被吊了起来,救援工作宣告结束。”这是在现场采访的媒体记者发出的微博事故中一个辛酸却幸福的故事是:最后一个获救的,是年仅两岁多的小女孩项炜伊。但她的父母,都在事故中遇难。在遇难前,她的父亲项余岸曾在微博上发照片纪念“伊伊第一次出远门”。事后,这条微博被网友转发超过19万次,很多人留言表示哀悼。网友“言炎梦瑶”评论:“乖孩子。为了爸爸妈妈,勇敢地活下去。”网友“麻麻的-Fen”留言:“宝贝,加油。这世界还有爱。”

         从无“微”不至的2011年起,类似的微博引领的温暖事件已经成为习惯。

         在这次特大事故中,微博这个强大的沟通平台,记录着历史,也点亮了生命之光。命悬一线的生死时刻,网友们发出了一条条求救信息;万人营救的紧急瞬间,网友们发出了一幅幅感人的现场情景;抢救生命的分分秒秒中,网友们发出了救人的爱心召唤。

         可以说,微博贯穿了事故始终。在这个不幸的事件中,微博独立走上前台,扮演了媒体、通讯、对话等一系列角色。

         微博长大了

         李开复在2011年年初出版了《微博改变一切》,他算是较早支持微博事业的“微粉”了

         到了下半年,他回头来看,也自豪地在自己的微博中说:“半年前刚出书时,有些人质疑书名夸张。但是最近,很多人跟我说,还真没有夸张。微博已经成为最好的实时信息平台、发布平台、公关平台、打假平台、辟谣平台、公益平台、维权平台、社交平台、狗仔队观望台、门户取代者、品牌塑造者。微博确实在改变一切。”

         当然,微博只是个载体,是个传播工具,因此也经常有用不好而吃了亏的事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