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媒体时代下的公关媒介——Facebook

危机公关 · 2018-11-20 18:16:27

        2011年,世界政治格局就一个字:乱。除了日本和俄罗斯、日本和韩国、中国和日本、中国和东盟一些国家等各种“信封争端”外,北非吸引了世界的眼光。执政多年的穆巴拉克、卡扎菲等悉数遭遇劫难,而突尼斯也突然就变了脸。

         在突尼斯的政治斗争中, Facebook发挥了可怕的信息运输机的角色,成了执政者的可怕的梦魇。此后, Facebook被人称为政治的“非死不可”。

        说起来,突尼斯的动乱始发偶然。2010年12月中旬,一个26岁的失业青年 Bouazizi想在一个偏僻的小村中贩卖蔬菜,但他没有执照,警察没收了他的货物,他以自已的生命为代价以示抗议。他自杀的消息迅速通过Facebook——一个政府没有禁止的社交网站,传遍了全国。

        2011年1月,抗议活动横扫了突尼斯。但是,关键组织者—阿里(ALi)却在首都之外的一座中等城市中,几乎没有离开家半步。他估计自己每天至少在电脑前花费18个小时维持 Facebook页面。而这个页面,却成为了突尼斯抗议活动中最主要的信息来源。

         阿里是SBZ新闻( SBZ news)团队的领头人。团队由15名网络活跃分子组成,致力于从全国各地收集新闻报道、图片和视频,然后将它们贴在 Facebook上,同时通过 Twitter更新。

        事件的结果是,已经23年没有选举的突尼斯的总统本·阿里乘坐飞机逃离国家

         突尼斯政府在国内实行了严格的禁网措施,一是直接阻挡一些网站进来,拒敌于国门之外;二是对国内网络进行严格管制。所以,突尼斯人虽然上网,基本都是手机上网。

         但千算万算,突尼斯政府漏掉了 Facebook。

         而且,突尼斯的年轻人已经能够自如地传播消息政府长久以来设立的审查政策已经教会了阿里这样的一代人怎样在网络上突破封锁。

         据称,突尼斯政府监控网络的能力位居世界第三,而绕过其臭名昭著的审查也十分困难。但人民的智慧是无穷的,他们通过代理、加密和VPN绕过审查。他们中的组织者同时还做着记者的分内之事—核实信息的真实性。“在这,没有记者做这些,而且官方媒体开始对发生的一切撒谎。”

        如同伊朗绿色革命期间那样,社会媒体的主要功能已经避开了突尼斯政府控制信息流动的铁拳。国际媒体能够从阿里那样的页面上直接获得信息,然后通过卫星电视再播放给突尼斯。

        网络控制落了空。

        毛主席教导我们说,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也有一句成语教导我们说,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所以,对网络的管控,可以做,而且在一段时间内,也会收到预期的效果。但是,现代社会毕竟是信息社会,纯粹用农业社会的思路去阻隔言路,肯定是不行的。

         同理,在一个企业内,如果总经理想通过网络监管阻隔言路,也是行不通的。

        作为企业家,你没有别的选择:

        第一,接受 Facebook对自己权威的挑战,不管你喜欢不喜欢,愿意不愿意。

        第二, Facebook用户也不是专门与人为敌的异类,他们除了传播负面信息,也传播正面信息,就看你是把哪一面表现出来或泄露出来了。

        第三,接受和利用 Facebook用户的特性与规律。 Facebook用户有他们自己的规律和特性,比如一般的事件,过去就过去了,某个事件的关注和爆发,有看似的偶然性,但细细分析,一定有必然性,一定有事件的代表性甚至唯一性。事件一旦爆发,势不可挡,有时,几乎是经常,突破原先推动者的掌控。 Facebook事件,经常走着走着就岔道了,可能牵扯出莫名其妙的第三方和受害者。所以,别以为什么事都跟你没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