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机企业不能等到尝尽苦头才恍然大悟

危机公关 · 2018-08-28 17:27:23

爆炸、火灾、地震、海啸、山洪、机毁、车祸、船覆、剧毒品泄漏、厂房倒塌等等一|些突发事件,在第一波伤害后,还有可能随时发生二次伤害。虽然最早发生并起主导作用的原生灾害,是次生灾害的诱导体,但有时次生灾害的危害和实际损失,还会超过原生灾害,其杀伤力和危害决不能轻视。

记者奔赴危机现场拍摄取证,他们往往是勇往直前不惧生死的。南京炼油厂一次重特大火灾事故,几百平方米储油罐区中的一巨大罐体烈火熊熊,著者还敢冒着罐壁烧融化后一公里范围尸骨无存的危险,闯进灭火泡沫没大腿深的储油罐近处采访拍摄。这个时候,我们记者责任重于泰山的意识高过一切。但是,作为危机发生的企业,你就不能不考虑可能产生的惨剧后果。

最后不能不警示危机企业,一定要完全杜绝对新闻记者任何暴力阻挠和人身防害行为的发生。这些年来,已有不少企业为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中国新闻出版报》曾经开通舆论监督维权热线9个月,仅全国主流媒体发布的有关记者采访遭遇粗暴阻挠的新闻事件不下70起,月均4起。如果加上其他地方媒体和专业媒体,这个数字至少还要翻上几倍。

这正说明,记者的正当合法报道行为,已被一些被批评曝光单位所憎恶,不惜以伤害记者人身安全为手段,也要阻挠阻止舆论监督的进行。我们知道袭警的后果,是在刑法规定的上下限之中从严从重判决。记者在从事职业职务行为中遭到袭击,虽无法理条文规定从严从重处置,但当前我国涉及保护记者权利的法律法规,已有大约200多条。加上强大的舆论机器会集合社会的力量,形成难以抗拒的抨击巨浪,把挑战公理正义的企业单位及其施暴当事人,淹没在公众的唾液中。

当然,司法机关在处理量刑时,也不能不顾及舆论压力和民愤走向。所以,任何企业曝出致伤致死新闻记者的事件,都会将这个本已陷入危机的企业,推进难以自拔的深渊。除此之外,还有非法扣押记者、限制记者人身自由、损毁记者摄录交通设备、跟踪围堵记者采访路线、威胁恐吓记者曝光揭露报道这些也都是毫不明智的违法侵权行为,新闻媒体遇到这样的恶劣行径,通常都是采取针锋相对的大规模追踪报道,进行反击。

舆乐通表示危机企业不能等到尝尽苦头才恍然大悟,还不如开始就选择明智配合的路线作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