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危机公关自媒體黑公關盛行不會有真正的贏家

危机公关 · 2019-08-01 21:58:51

公眾號、微博等自媒體平台的興起,極大地擴充了言論的空間,但在輿論場上,也出現了讓企業聞之而色變的黑公關,對企業進行敲詐勒索,獲取高額利益。媒體報道,一些自媒體一年甚至能收數千萬元“保護費”。

媒體分析發現,經過幾年的發展,這些自媒體敲詐的套路不斷成熟,在角度選取、內容設定、傳播手法、合作費用等多方面逐漸成型。比如,多會選取社會公眾關注的話題,人身健康、財產安全、隱私泄露、房價走向等,對媒體報道的新聞進行拼湊或者對其中一點進行放大,再添加一些有傾向性的觀點,配上博人眼球的標題。有些公司控制了上百個公眾號,形成了傳播矩陣,一個大號發布之后,其余“小號”負責跟進和炒作,並且會在微信、微博、今日頭條等多個平台同步發布文章,盡可能實現攻擊效果的最大化。合作費用包括按次、按年等,一年下來,費用最高可達幾百萬。

新媒體的發展,讓人人都是記者、人人擁有麥克風成為了可能。而正常的輿論監督更是敦促企業合法運營,維護公眾權益的重要手段。今年,一篇從微信上傳播出來的文章《疫苗之王》,揭露了長生生物存在的生產經營問題,引起輿論廣泛關注和最高層的指示,從而掀起了對長生生物的調查、處罰以及對疫苗生產行業的規范和整頓,便是自媒體開展輿論監督,維護公共利益的經典案例。

但是打著表達言論的旗號,寫“黑稿”歪曲事實、操縱民意、炒作負面以勒索企業,與輿論監督完全是兩碼事。在這裡,所謂的輿論監督與公眾利益沒有半毛錢的關系,民意不過是實現一己私利的工具。而且,這種黑公關,侵害的不僅僅被敲詐勒索的企業的經濟利益和名譽,導致了真實民意被掩蓋,它還攪亂了、攪渾了輿論場,讓正常的輿論監督背鍋,進而損害了公共利益。

自媒體黑公關的盛行,與他們對互聯網規則和技術的利用有莫大的關系。但錯不在規則和技術。針對這種情況,尤其對已經形成了傳播矩陣的敲詐勒索自媒體公司,平台必須承擔主體責任,探索於互聯網領域的新型管理模式,用技術、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方式,對“黑稿”採取識別、監測、刪選和處理,通過將法律與大數據、聯合懲戒制度等結合,對黑公關行為進行打擊和懲治。

自媒體黑公關的盛行,還與一些企業的態度有莫大的關系。不可否認,一些企業在商業競爭中主動“擁抱”黑公關,以此損害商業對手信譽和形象。這種行為既破壞正常的市場秩序,又突破商業操守底線,並一定程度上助長了黑公關的發展。顯然,對於企業來說,一個“黑稿”泛濫的環境,最終自身也難免淪為受害者。要想成為在市場上站穩腳跟,並實現長足發展,企業必須形成共識,共同打擊商業詆毀亂象,推動建立更加誠信、透明的商業生態。

俗話說,蒼蠅不盯無縫的蛋,一些企業在經營過程中確實存在一些問題,而這也是黑公關能夠成功的根源所在。但是選擇花錢買平安,既可能會讓企業失去改進問題的機會,也買不來真正的平安,妥協、縱容隻會引來更多的蒼蠅。對於企業來說,遭遇黑公關,拿起法律的武器進行維權才是正道。當然,打鐵還需自身硬,企業必須積極承擔社會責任,不斷改進產品和服務、善待消費者,贏得公眾的信任,如此才能在遭遇黑公關時理直氣壯。

一段時間以來,自媒體和企業之間的糾紛愈發頻發,多個自媒體賬號因涉嫌發布“黑稿”等不實文章被訴上法庭。一方面說明企業受黑公關侵害的現象愈發普遍,另一方面也說明企業的維權意識在增強。自媒體黑公關盛行,也與違法成本偏低有關系。實際上,捏造並散布虛偽事實,損害他人的商業信譽、商品聲譽的行為,還已經涉嫌構成損害商業信譽、商品聲譽罪,不再僅僅是言論表達的范疇,而是已經構成了刑事犯罪。對此,刑法不能缺位,對歪曲、捏造事實,侵犯個人和企業名譽的行為,必須從法律層面上加以阻斷,讓違法者付出代價。如此,方能營造一個清朗的網絡空間。(楊三喜)

 

 

 

 

(責編:黃艷、關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