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机公关案例:联想裁员柳传志情感公关

危机公关 · 2019-07-21 18:04:02
    危机公关案例:联想裁员柳传志情感公关 2001年正值互联网的严冬,联想网站FM365一边联系买家,一边实施裁员,这也是联想第一次战略性的大裁员。其快速离职的做法曾令那一年的众多被裁员工颇多微词,《联想喘息》等书多有相关披露。 2004年3月《联想不是我的家》这一描述联想裁员的文章以贴子形式在网站出现,其作者反映的价值取向问题与2004年春节后联想的所有员工都收到的一封信——《狼性的呼唤》形成鲜明的对比,后者被认为是杨元庆企图激活联想文化的檄文。 《联想不是我的家》贴中所言的“不管你如何为公司卖命,当公司不需要你的时候,你曾经做的一切都不再有意义”———因而当作者警示出“员工和公司的关系,就是利益关系,千万不要把公司当成家”时,所触动的却是更为广泛的公众的情绪———因为企业毕竟处在强势的位置,而员工相对处于弱势的位置,也就是说雇员一族极为敏感的神经被深深触动。 《联想不是我的家》 作者:maosj(北京农民)  2004-3-17 今天,恐怕是联想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大裁员。我们部门九个人,今天送走了三个,还有三个要转岗,剩下三个。整个研究院走了30多人,转岗20多人。这是我经历的第二次所谓战略性调整,有很多感触,却又好像什么都堵在心里,,说不出来。干脆简单记录下这段往事,提醒自己。 [联想精细化裁员] 昨天晚上,研究院秘密召开紧急会议。有20多位“责任经理”参加,我才清楚了整个裁员过程。3月6日启动计划,7日讨论名单,8日提交名单,9-10日HR审核,并办理手续,11日面谈。整个过程一气呵成。 今天就是面谈日。在B座一层的两个小会议室。进去的人,领导首先肯定他过去的成绩,然后解释战略裁员的意思,然后告知支付的补偿金数额,然后递上所有已经办好的材料,然后让他在解除劳动关系合同上签字。平均每个人20分钟。 被裁的员工事先都完全不知情。在面谈之前,他们的一切手续公司都已经办完,等他们被叫到会议室的同时,邮箱、人力地图、IC卡全部被注销,当他们知道消息以后,两个小时之内必须离开公司。所有这一切,都是在高度保密的过程中进行。即使我是责任经理,我也只知道明天有我陪同的员工——坐在我隔壁办公位的,朝夕相处两年多的一个女孩,S。 [S] 我不知道昨晚我是怎么过的,心情特别不好。根据公司规定,我不能提前告诉她。只觉得心里堵得慌。和我朝夕相处两年的同事,明天就要被裁员了,而她一点也不知道。开完会打车回家时,我感到特别疲惫。司机开口了:你怎么会累呢?你们这一行挣钱多容易呀。我苦笑了一下,没有回答。 早上,S比我到得要早。向她问声早上好后,我就心虚得不敢再说一句话了。我照例喂我桌上的小金鱼。研究院乔迁研发大厦的时候,每个人发了两条小金鱼,但这帮粗心的研发人员照顾不周,能活到现在的,实在是不容易。S还拿我的鱼开玩笑,说这整个儿一鱼精,居然还能活着。 我不再说话,坐在电脑边发呆,等待着那一刻的到来。电话终于响了,我走到S面前,先和她握手,再叫她去楼下的会议室。她知道去会议室意味着什么。那两个会议室从早忙到晚,所有进去的人,出来后就直接收拾东西走人。但S一直很平静,因为在她之前,我们部门已经进去两个了。是J和她谈的,大家都这么熟了,也不用多说什么,不到五分钟,就结束了所有谈话,在解除劳动关系合同上签了字,走了出来。S是FM365转过来的,经历过365那次疯狂的裁员,她那次也送过好多人,所以她很清楚这一切。然后回到办公位的时候,陪她收拾东西。 到午饭时间了,她说,先去食堂吃饭吧。但我不忍心告诉她,她的IC卡现在已经被注销了。所以我劝她去外边吃。负责另外一个人的责任经理却直接说出来了,还有人告诉她,人力地图也已经注销了,当时S明显非常失落,感觉突然和公司一点牵连都没有了。她在联想工作三年了,可就在两个小时之内,联想就不再有她的任何痕迹。被公司抛弃了。就这么抛弃了?转眼功夫,就不再是曾经引以为豪的“联想人”啦?中午,部门全体去辣婆婆吃散伙饭。不记得说了些什么。 下午,我送S到家。路过一个小学门口,堵车,她说,我还从来没有下午从这里走过,从来没见过这群孩子们放学。是呀,我也是每天工作到很晚,白天回家还真不习惯。在她家坐了一会儿,因为我知道她这时候心里肯定非常不好受。她说了很多当年365的事情。是呀,不管你如何为公司卖命,当公司不需要你的时候,你曾经做的一切都不再有意义。我特意多呆了一会儿,听她说话,因为我知道,S虽然表现得很坚强,但我一转身走掉,她很可能会哭的,就像今天裁掉的许多人一样。 [重灾区] 服务器、职能,是这次裁员的重灾区。其中服务器研究室今后可能就不存在了,今天裁得只剩下5个人。早上我就听说那边已经走空了,有几个人哭了,但我没有过去看。有的人情绪非常激动,因为绝对想不到会落在自己头上,但是,战略裁员的意思就是说,不是以你的业绩作为标准,换句话说,就是没有标准。有好几个原来的大牛人,甚至是当时重金从外面聘请的博士后,也就那么走了,没有一点商量余地。就连服务器研究室的主任都走了。这整个方向不要了,这是谁的错?不知道,但只知道受伤的是最底层的员工,难怪有个清华刚毕业的女孩,哭得一塌糊涂。 职能的助理几乎走光了。和我熟悉的A、Q,都还没来得及说再见。现在研究院不设置助理岗位了。前几天在食堂碰见她们,我还称她们是研究院的形象代言人。 W也走了,这是我的老战友了。我初进联想的那个项目组,到现在,还在联想的,只剩下我和G、J了。我还记得,那年,我们项目组被号称是研究院的一面旗帜。因为我们开发的内容管理系统,成功地挽救了FM365。后来365倒了,我们就支持赢时通。后来赢时通也倒了,于是研究院信息工程研究室也就没有了。整个研究室当年的30多号人,到现在,还在原岗位的,只剩下我和W、Y了。W非常惨,他的老婆在怀孕,而他自己刚刚买房子。我不敢替他想象未来,因为我不能为他做些什么。 这次裁员的重点,是新来的员工和呆了好多年的老联想。工作10年的,奔50的人,也照样该走就走了。我真想和他们谈谈心,50岁的时候被公司抛弃,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感触。我不敢想。 回到家里,和D聊天,我才知道,服务器的Z走了,这不是新闻,因为服务器的人走得差不多了,但是她的老公也走了!今天他俩还一起上班的,不知道会不会一起回家。他俩和我住在同一个小区,刚结婚不久,刚买的房。 我突然想起来二战时某位著名将军说的话:我让士兵上战场的时候,我会把他们想象成一堆蚂蚁,而不是人。因为我一想到他们有妻子、孩子、父母,我就不忍心让他们去送死。不知道领导在讨论名单的时候,是把我们想象成蚂蚁吗? [到底是谁的错] 我在联想的这三年,亲眼见到联想从全面扩张,到全面收缩的全过程。当年提出的口号:高科技的联想,服务的联想,国际化的联想。现在,高科技仅剩下关联应用或者,而且还不知道能不能成功。代表服务的IT服务群组被划归为C类业务,自身难保了。软件设计中心也即将和联想没有任何关系了。联想四面出击,却伤痕累累。 是谁的错?是领导的错!包括FM365在内,这些方向都是看好的,都是挣大钱的,但为什么联想会失败?我不想在这里深究,但只是觉得,领导犯下的错,只有我们普通员工来承担。 [联想不是家] 这是我亲历这两次重大战略调整所得出的结论。我想,我比许多人都体会深刻。员工和公司的关系,就是利益关系,千万不要把公司当做家。 当然,这不是说我工作会偷懒。我仍然会好好工作,我要对得起联想。同时,我也觉得联想没有欠我的。联想给了我这么好的工作环境,这么好的学习机会,还有不错的待遇。但,公司就是公司,公司为我做的这一切,都是因为我能为公司作贡献,绝对不是像爸爸妈妈的那种无私奉献的感情。认识到这一点,当我将来离开时,领导会肯定我的业绩,我也会对领导说谢谢,不再会感伤。 杨元庆说,希望这一次调整给联想带来10年的好运气,但回想上一次战略调整,也就是在2001年11月1日,不禁让人对这句话产生怀疑。怀疑归怀疑,事情还是要做的。生活还要继续。 ——怀念和我一起共事的众多同事们! 上述贴子出来后无数共鸣的声音一下子迸发出来: 劳动法规定:企业裁员或合同期满需提前30天通知,在10天内办理失业保险手续。联想裁员,没有提前一个月通知被裁员工,是否已向被裁员工支付一个月工资作为赔偿金额? 劳动法规定:员工为企业工作满一年,赔偿一个月工资,计算标准按全年总收入除以12个月的平均工资。联想裁员,集团统一规定,支付被裁员工三个月工资作为补偿金额,是否已违劳动法? 萧萧白杨(2004-03-1920:29) 三周前去联想给HPC部门作培训,培训完了一会跟他们经理谈起新业务的拓展计划,他就开始闪烁其辞,说什么都没有定案。没有想到,过了两周准备给他们做UPDATE的培训的时候,拿到的名单上面就少了上次的好几个人。来参加培训的工程师谈起来都心有余悸,他们部门裁员将近20%。 联想的问题还是在于盲目的扩张,没有战略眼光,不能够把手上的资源整合起来把主营做大,而是到处烧钱,FM365就是个明证;然后又不顾自身的实力,上服务器的研发,走高端,给自己太重的包袱,反而给了DELL可乘之机,PC的占有率节节上升,联想没有应对的招术。如果联想今年还不能够在PC上面打个翻身仗的话,接下来的日子会更不好过。 宏定义(2004-03-1813:43) 感伤! 曾几何时,联想可是中国IT的一面旗帜呀! 当然,现在仍然是! 但联想裁员也做出了中国的第一。 以前说.COM公司的裁员是IT形势不好之时,可现在IT好不容易走出了低谷! 哎!中国人的联想! 随后,在最快的时间里,《联想不是我的家》的贴子,除由几家门户网站论坛转载外,全球纺织论坛、IT认证实验室、、中华网读书频道及郑州人才网等,都以惊人的速度在广泛转载。这篇文章被大量阅读,激起了热烈的互动。 而在中关村业界,联想员工自己的、夹杂着真实的失落与忧伤的故事,把无奈像流行感冒一样从中关村迅速向整个北京的职业圈传递着。 “喷嚏”不自觉地从北京打向全国的IT企业,沉闷而绵延。这声音包裹着联想,也刺激着联想。 人们的习惯思维与困惑是,这一做法是否与联想几年来一直“宣传”要尊重、信任员工的“亲情文化”相悖? 媒体甚至开始关注裁员的细节: “为什么被裁员工必须两小时走人?” “为什么他们的邮箱、人力地图、IC卡全部被注销?” “为什么不提前告诉员工被裁的消息?” 员工得到尊重了吗? 按照《劳动法》规定,如果员工不同意走人,联想又能怎么样? 此后,联想的应对给很多人的感觉是轻微的。联想在对外公开的声明说到: “联想集团每年都会进行末位淘汰和人员优化,这是联想集团人力资源管理的一项常规工作需要,目前进行的人员优化工作属联想集团人力资源管理工作的正常调整。” 员工跳槽与公司裁员在职场上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我们体验一下联想当时因此没有作答的背景: 由于联想强大的媒体公关能力,公众此前所能获取的有关联想的公开信息,往往经由充分的筛滤与巧妙的修饰,经过公关公司、经过多道工序,普通大众才看到联想的新闻报道。 在大多数公众眼里,联想作为本土民族工业的骄傲,有着熠熠生辉的神圣的光环。然而这篇不到3000字的文章却几乎在瞬间让联想不再炫目——这不仅仅是由于联想出于经营原因导致的大规模裁员。 联想的光环被质疑。 在这个提倡人性化管理、人文关怀的时代里,仅仅告诉员工或者外界“裁员是联想集团人力资源管理的一项常规工作需要,属联想集团人力资源管理工作的正常调整”,这是远远不够的,这样做的结果不能让忠诚度高的员工信服,不能让外界原本尊敬联想的人信服,不能让IT业界的人与他们所影响的人信服。    联想公司显然低估了这张贴子的影响——后面的修复举动几乎看不到,也印证了这一点。 事实上后来的影响在业界之大,足以说明他们的应对措施是轻率的。 事实上,裁员前,可以与员工有更多的沟通、更多的预热行为,也可以在事后发表公开的声明:“联想将改进自己的沟通方式、裁员机制,以便让员工有更多的安全感”等,坦率承认自己举动欠妥当。这样做将为中国企业的旗帜脸上贴金,为本土优秀企业树立典范。而一旦一个企业主动拿出真格的措施改进自己,姿态无疑显得更高一些,类似的情感公关效果将更好一些。 所以,联想没有采用情感公关,没有进行必要的员工情感修复,对品牌的伤害是显著的,其影响很可能是深远的。这是非常令人遗憾的。 据说柳传志先生后来得知此事后站出来说:对不起,是我们管理层有错误。于是指责的舆论开始降温。但是话说回来,对被裁的员工说对不起依然属于“情感公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