舆乐通:正视网络传播助于企业发展!

危机公关 · 2018-07-05 17:12:37

       网络作为一种迅疾有效、准门槛很低的开放的大众传播工具,使每位公民都可以充当“草根记者”角色。连党中央领导和各级政府机关,也都公开承认网络舆论监督的正面意义。胡锦涛在视察人民网时就说过:网络已成为思想文化信息的集散地和社会舆论的放大器。2007年震动全国的黑砖窑事件,就是最早由网络曝光引发社会怒潮,中央最高领导作出批示而解决的砖窑窑厂豢养帮凶非法拘禁并强迫农民工从事危重劳动、非法收买和使用被拐卖儿童、恶意拖欠工资和侵占他人财产的严重违法犯罪案件。2009年,常州市民“认真”在中吴网、化龙巷等本地论坛发帖,曝光了当地北塘河沿线企业排放大量黄水造成污染的实情。环保部门迅速出击,对被曝光企业强力制止并严厉处罚。这样的例子,真实举不胜举。

       企业对于网络曝光,一定要从根子里端正认识。当前存在着两种身处危机而应对不当的倾向,一是视若无睹毫不在乎,二是高度紧张尖锐对立。

       曾经担任多个企业重要领导职务的 房姐 龚爱爱,被网曝坐拥近10亿元房产,就是网络曝光被长时间漠视,而在全国掀起巨浪的。2013年1月16日上午10时20分,一篇注明来源为 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 的 神木房姐 帖引起网民蜂拥追逐。事涉单位神木县农村商业银行、西安江东企业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先是不回应应、后是敷衍舆论。最后被推上风口浪尖,使企业遭受社会形象严重损害。

       在一些企业看来,网络之上谁都可以随心所欲,又不是国家权威新闻媒体并不代表社会舆论,所以以无所谓的心理看待之。殊不知,网络舆论监督使民意得到了直接、真实、充分地表达,社会各阶层的积极参与使它的代表性,比传统新闻媒体更加广泛。它所跨越的地域和时空限制和延伸传播范围、它的迅速及时和交互性,都是报纸电视电台所难以企及的,所以其舆论监督的威力更具杀伤力。尤其是网络曝光企业负面新闻所引发的社会热点,如果遭遇当事企业漠视,会进一步撩起各方面网民的追究欲望,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本来并非危机事件,却最后弄得不可收拾。

       而另一部分企业,由于没有善待网络舆论的基本出发点,所以一旦成为网络曝光的主角,就会天生地产生抵触情绪。它们除了会以法律大棒进行威协、声称必要时对簿公堂外,还会伴之以妖言惑众"、别有用心之类批斥,完全缺乏尊重社会知情权、尊重公民参与权的敬畏意识。有的甚至公开使用传统媒体或新媒体工具,进行火药味十足的对抗辩驳。可是,中国的网民曝光叫阵,是最不怕企业“来硬的”交战的。千千万万的匿名转帖跟帖者,在仇富"、仇大、仇官心里驱使下,会很快结成反企联合阵线。在挖掘事实和分析事件上,他们唾出比较一致的愤怒口水,再有钱有势的企业,也抵不过网民的坚强,最后绝大多数会灰溜溜败下阵来。所以,聪明的企业都知道,和网络舆论对着干,是没有出路的。还不如因势利导,善待并借用这个庞大的话语平台,展开必要的危机公关。如此方可摆脱自己被公众批评聵责或者误解的尬境地。

       中国石油、中国石化、国家电网、中国电信、中国移动、南航集团、中国铁建等这些央企,是多次遭到网络曝光负面新闻的。人民网舆情监测室2010年发布的央企网络輿情应对能力研究报告证实,发生较大危机事件的央企,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负面事件因其特有的輿情煽动性和敏感性,比正面事件更具传播力。如,舆论对中国铁建竟标美国高铁建设的关注,正是受去年海外巨亏事件的影响,人民网《2012年度企业家网络声誉报告》还在总结了2012年度中国企业、企业家,由于应对网络曝光不当带来的舆论风险以及对企业发展带来风险。如张兰改国籍事件使其多年积累的个人信誉坍塌,归真堂上市预期破灭等……

       在网络曝光主流正面作用之外,谁都不会否认众说纷纭中的不实、夸大、过激、打击面宽、不负责任等等一些负面问题.许多企业担心网上所曝的猛料,会影响传统媒体如报纸、电视、广播的判断力。如果他们再加人讨伐阵线,企业就如人油锅如坐针毡了,其实并非。因为,除了被曝光企业可以自己应用网络危机公关、消解社会愤怒怨恨外,新媒体以外的其他传统媒体,对网上曝料,也有一套非常严格的内容审核程序。

       所有传统媒体新闻单位都有特别规定,不能直接引用未经核实的网络新闻素材。因为那里鱼龙混杂泥沙俱下,最好的东西和最坏的东西都在其间,我们不得不防。例如南京“7.28”重大火灾事件,就有记者简单使用网络热线报料,造成事故现场照片误贴、直播门''失误、陈光标口误事件及死亡259人造谣事件等,引起了舆论的混乱,干扰了事故的处理。

       由于引用网络曝光材料出问题而造成新闻事故的媒体及其记者编辑,肯定会受到纪律处分或法律追究。但涉事的企业,就会因网络曝光不当而遭殃了它们作为最直接的受害方,往往等不到加害责任者受到处理,已经伤痕累累甚至倒地而亡。2013年3月,网贴传言说黄浦江松江段漂浮大量死猪,源头来自上海本地大型养堵企业此事立即被一些媒体热炒。上海市农委紧急组织市动物卫生监督所派出10名调查人员分三组,赴松江区五里塘良种养猪场、浦东新区张姚养猪场及杨浦区上海梅林食品有限公司,会同辖区动物卫生监督所对有关情况进行现场核查。结果却是:其中一家已于2010年6月关闭。现场没有发现有畜禽饲养的情况;对原址附近水域进行了仔细搜查,未发现有漂浮死猪的现象。另外两家所有生产处理流程清清楚楚,没有一头猪违禁处置。等到官方调查结论公之于众,相关企业经营已经遭受严重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