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上海外滩踩踏事件危机公关看人文关怀要善于补救

危机公关 · 2019-06-06 18:13:45

       舆乐通认为,突发事件发生后,要积极抢抓第一落点,此时虽然事故调查结果还未出来,仍然可以先面向公众积极表态,适当承诺,以稳民心。

       2014年12月31日23时35分,上海市黄浦区外滩陈毅广场发生拥挤踩踏,造成36人死亡,49人受伤,震惊全国。1月1日,上海外滩踩踏事件就得到党中央、国务院的高度重视,习近平主席做出重要批示:要求上海市全力以赴救治伤员,做好各项善后工作,抓紧调查事件原因,深刻汲取教训。截至1月4日上午11点,36位遇难者名单全部公布,24名伤者经诊治后出院,25名伤者继续在院治疗,重伤员已减少到7人。1月4日,上海市领导在参加上海市十四届人大三次会议各代表团会前组团活动、市政协十二届三十八次主席会议之前,肃立默哀,官方亦再次明确,“事件联合调查组正进行缜密调查,调查结果将及时向社会公布”。2015年1月21日,上海市人民政府发布事件调查报告,黄浦区区委书记等11名官员被问责。

       舆乐通认为,经过此事件,在突发灾难事故面前,政府职能部门应注意以下几个问题:

(一)注意“灾难性”报道人文关怀

       正如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副教授庄永志,针对复旦学生和媒体的回应发表文章《如何看外滩遇难复旦女孩报道》中提到的:理解了危难时刻公众特殊的情感和道德要求,需要记者在报道真相和尊重生命之间寻求平衡。

        灾难性报道有其特殊性,新闻媒体工作者要尽量在报道的同时不给被采访者带来“二次伤害”,在采访中尽量避免给生者增加痛苦,要采用恰当的采访方式和报道形式,在正确引导舆论的同时更好地疏散人们心中的“心理阴影”,是媒体在报道时需要格外注意的。

(二)完善事后补救处理机制 努力将危害降到最小

        不论是新京报发表《十问外滩踩踏事故:警方承认未及时进入核心区》、新华网发表《新华社追问上海踩踏事件:管理部门难辞其咎》等报道对酿成悲剧的担责方的追问,还是红网发表评论《外滩踩踏事故,素质问题还是安全问题?》等热门评论对“踩踏事故”的反思,都无法挽回悲剧的发生;怎样安抚家属情绪给予合适补偿、驱散民众“心理阴影”,减小某些舆论对当地的“负面影响”等方面,都是政府和媒体需要考虑的,在重重舆论中保持理性,建立良好的事后补救机制是当前的重中之重。

(三)城市公共安全提升刻不容缓借鉴学习别国经验

       在“跨年夜”这个关键的时间节点发生“踩踏事件”,在引起众多关注的同时,也让更多的人把目光投放到城市公共安全管理问题上,甚至引起了外媒的关注,“发生在中国金融中心上海的这场灾难提醒人们,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仍然是一个发展中国家”。

       “安全问题”一直被高度重视,作为一个人口大国,除了呼吁“防患于未然”,更多的是要从根本上改善这一局面;当悲剧频频发生,对一些大城市流动人口的“限制”是不是应该尽早“提上日程在重大节日除了对民众的提醒,是不是也需要一些强制性的行政手段降低悲剧的发生率?

        由此想到新华网发表《新华社追间上海踩踏事件:管理部门难辞其咎》中提到的:“上海外滩踩踏事件发生的同时,美国纽约时代广场,同样有人在欢庆新年到来。然而,纽约街道每隔一段就竖起隔离栏和防护带,并对人流流向实施明确规定,在网友拍摄的照片中,纽约时代广场人流众多,但警戒严备下显得井然有序。”学习和借鉴其他国家的有效做法刻不容缓。

        舆论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平息,但现实中“危机”仍存,可见此次的“踩踏事件”再次给城市的公共安全问题敲响了警钟。

(四)加强公众急救知识提升相关素养

        许多专家表示事发地点的硬件设施均符合国家的安全标准,悲剧发生的一大诱因是当时人群过于密集。中国人历来喜欢节日的热闹气氛,“踩踏事件”也折射出,当前某些民众自我情绪管控能力和紧急情况下逃生知识的严重缺失。

       秩序意识和安全意识的缺失并不是导致这次“悲剧”的决定性因素,但却给了人们“血的教训”,警示每一个人在公共场合不能“疏忽大意”;除此之外,也应该看到,相较于某些西方国家,我国对于相关群体急救知识的普及存在一定的不足,非专业人员不当的救治方式很可能“错过”最佳时机,人的“安全意识”和“相关知识”也应该首先对警察、教师、公交车司机等群体进行输出,才能为预防“灾难性”事件建筑一道良好的屏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