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对危机事件的四大作用!

危机公关 · 2018-06-01 14:09:10
       媒体对危机事件有着扩音器的作用。它会运用爆料、暗访、深度报道等等手段,在一天半天甚至瞬间,掀起当事企业的丑陋一幕。原来在一个很小范围内的负面问题,马上传播扩散到社会各界街谈巷议妇孺皆知的程度。推波助澜、煽风点火、落井下石这些负面形容词,常常出现在一些危机企业领导人对媒体的诅咒或抱怨之中。除了对事件真相的揭露,更厉害的是危机负面影响度的广泛传播。新闻媒体绝不会就事论事停留在简单报道的浅层次上,它会通过受害人哭诉、权威专家或者政府官员的专访等手段,把厉害关系说到淋漓尽致甚至耸人听闻的程度,一下子就造成万众瞩目的效果。高明的记者,还会在深挖内幕中,通过新闻素材的恰当选择和其在报道架构里的精心排列,把自己的藏否排斥,隐含在貌似公正但确实是真实准确的客观报道字里行间。危机内幕——请看事实;危机进展——请看事实;危机后果——请看事实;危机走向——请看事实;危机溯源——请看事实;危机处置——请看事实。这就是国外新闻记者最擅长、国内媒体现在也谙熟的“舌头含在嘴里判断是非法”。从新闻业务上分析,它对危机的传播烈度,更加厉害。中央电视台的焦点访谈节目到2014年4月已经开播20年,20年间它改版并更新了记者队伍许多次,但其实头语“用事实说话”始终没有改变。这个节目上下关注长盛不衰,是全国受众所公认的。究其因,其实和节目组记者编辑坚定不移恪守“用事实说话”的信条,有千丝万缕的关系。我们不要单纯认为央视覆盖全国,所以才有那么多的节目频道,哪一个社会影响力能与焦点访谈堪比。温州动车追尾事故,正是被“焦点 ”抓住猛追,相关铁路部门才深陷全国公众的唾液淹没之中。还有南京的冠生园这家百年老店企业,被“焦点”暗访曝光之后,很快关门打烊。这样的案例很多很多。
       媒体对危机事件有着导向仪的作用。舆论导向向来为我们党和政府所高度重视,江泽民总书记到人民日报失察时提出了著名的“祸福论”。对于发生危机事件的企业来说,舆论导向更是事关生死存亡的风向标。舆论究竟是什么?理论界学者争鸣了许多年,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还有杂文家说舆论就是皇帝老二到泰山封禅中,轿夫们艰辛的抱怨。但是,企业家没心思也没必要追究那些个于己无关的理论东西,他们只知道舆论的实质,就是公众的意见呼声、公众的爱憎藏否、公众的指向关注。当前我国正处于社会转型期,各种经济成分并存、多样生活追求同在,复杂利益冲突丛生,人们的思想独立性、选择性、多变性、差异性明显增强。社会群体的复杂性和组成公众的个性差异性,又决定了他们纷繁不一的意见,需要媒体进行舆论引导。即使W2.0时代冒出了一些意见领袖但他们的威信建立和“粉丝”拥趸,也都建立在新媒体平台上的。因此,企业危机从苗头到爆发期间,先是在小众范围内的传闻窃议,后来纷纷攘攘成了社会广泛的谈资。但是,众说纷纭不但很难廓清真相,也不容易统一看法。这时候,新闻媒体登高一呼,通过客观公正报道,就能很快把公众的思想引导到既定的轨道之中。中国人的从众心理和对新闻媒体的广发认同,促使舆论 导向在记者编辑那里,成了他们至关重要的社会责任和生存技能。面对万众瞩目的企业危机,媒体主管上一定要、客观上也一定会通过公开报道,把舆论导向的主动权牢牢控制在手。这种控制的人通过反映舆论、组织舆论、引导舆论而实现的。在党管媒体、政治家办报的原则下,主流意识形态下不关注舆论、不紧抓导向,是完全不可能的事。
       媒体对危机事件有着监督眼的作用。舆论监督是新闻媒体与生俱来的使命和责任,马克思形容它对社会是“无处不在的眼睛”,是一种“普遍的、无形的、强制性的力量。”发生危机的企业一旦被媒体盯住,首先就会想到有几十万几百万双眼睛盯着自己,要说没有巨大压力那是痴人说梦。我们看到有的企业家在危机当口从容自若面对来自八方的新闻媒体记者,“面不改色心在跳”,齐色厉内是可以想象的。为什么呢?因为那几个小记者身后 ,站着千千万万受众。就像法院法官公堂之上厉声喝断:被告必须尊重法律!那是因为他的头上大盖帽顶着一尊庄严国徽。在媒体监督之下 ,危机企业有责任有义务,满足和尊重公众的知情权。那种拒绝、隐瞒、篡改、拖延、收买、暴力、恶告的态度,肯定于事无补,还有可能引发更大规模的矛盾冲突。聪明的企业应该主动积极配合新闻媒体了解危机真相,因势利导地展开有效公关,把即将引发的更大危机,消解在萌芽状态或最大限度地减少企业的社会形象损害。其实,企业早就应该适应和习惯在公众的关注和媒体聚灯光下,从事生产销售经营活动。2008年,微软黑屏事件,正是媒体介入之下得到圆满解决的。当时,北京中银律师董正伟,向国家工商总局发出一封举报信,指微软公司在中国启动了两项正版验证计划。它未经计算机用户和司法裁判,就私自侵入计算机用户电脑系统,并组织了受众调查,一时间声讨的浪潮席卷而来。此刻,微软浑身上下都是嘴,也难以摆脱危机困境。于是,比尔·盖茨指示中国区的管理层派人出面主动配合新闻记者的采访报道。他们机智有效地通过大众传播工具,向全社会传达了“此次 反盗版行动,只是为了帮助用户甄别盗版软件,并不会搜集用户个人信息,也不会对用户电脑造成影响。”很快,这次危机事件就在萌芽状态得到了化解。由此看来,舆论监督既是不可抗拒的,也是应该尊重善待和可以有效利用的。
       媒体对危机事件有着辟谣言正视听的作用。有的企业危机源于谣言惑众,在全社会的误传误读误解中,企业不明不白遭受误伤。在这种特殊情况下,我们消极依赖谣言止于智者,是非常被动甚至是不作为的行为。这时候最好的辟谣平台或扩散管道,就是恰当运用新闻媒体,以一对十、以一对万地廓清真相,用最短时间最快速度向最广大人群最关注的对象,阐明事实。在这方面,有的企业习惯依靠政府部门、权威专家、行业协会、红头文件、同道相传等,来抵抗谣言的传播扩散,其效果是非常有限的。或许当你还没有把游说工作做到位的时候,企业已经遍体鳞伤甚至倒闭 了。“宋城老总黄巧灵携4亿巨款潜逃了”、“温州知名鞋企业老板澳门豪赌十几亿”、“温州企业20%倒闭”……在美国两房危机导致全球金融风暴席卷而来之际,社会上的流言蜚语侵袭了浙江一群明星企业。许多明星企业家视谣言为艾滋病,唯恐沾到自己身上。有的企业家甚至无奈地感叹:“谣言杀人!”温州市副市长孟建新带领部委办局负责人深入调研时感慨:谣言流传不仅仅危害了明星企业的利益,而且也危害了社会公共安全,还有可能给银行、供应商、客户带来巨大的利益伤害。但是,这些谣言最终被揭穿和遏制,还是在温家宝视察温州后,新闻单位的铺天盖地报道,全国公众才得以掌握真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