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农妇讨薪身亡案”看网络舆论作用的双面性

危机公关 · 2019-03-12 18:12:26

       案件最开始是在网络上遭到曝光的,当相关图片新闻被广泛流传,尤其是警察脚踩农妇头发等比较有冲击力的画面进入到公众视野时,太原警方已经站在了极为不利的位置。在民众心中,警务执法人员是强者,是惩恶扬善的化身,而画面中的警察俨然已经变成了暴力的恶魔,他们的行为怎能不遭受网民们的口诛笔伐呢?

        舆乐通发现此次事件中,网络舆论主要集中于谴责执法民警对手无寸铁的农妇实施的暴力和侮辱行为,又加上这些行为可能直接导致了受害者的死亡,更令网友愤慨。除了对非正常死亡事件本身的负面评论,后续曝光的一些内幕,如警方在警局中对工人们实施的报复性殴打,与被害者家属讨论死亡赔偿问题时“咱们沟通,就跟买白菜一样”不当言论等,更令网络舆论出现一边倒的局面。网友们纷纷表示不能接受施暴警察的行为,认为他们太有损人民警察的形象,呼吁有关部门尽早介入调查,早日还事实以真相。甚至有一些评论言辞非常过激,认为涉案警察行为太过恶劣,已构成了“故意杀人罪”,必须判处死刑,使得此案成为“不杀不足以平民愤”的又一例。

        这不难让人联想到1997年轰动全国的“张金柱案”。恶性交通事故肇事逃逸者张金柱在媒体全程跟踪报道和全民声讨的舆论背景下以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死刑。临刑前,张感慨:“我是死在你们记者手中。”巧合的是,张金柱也曾是一名公安人员。在中国媒体发展的历史上,有人将此事件视为舆论监督的一个起始点,但更多的是被贴上媒介审判的标签。舆论代表着民意,在一定程度上,舆论的压力会迫使权力让步,增强事件透明度,避免真相被掩盖,但如果失控的正义感凌驾于国家法律之上,干预正常司法程序,就会变成另一种恶,对于事实真相的挖掘也会产生反作用。在网络舆情力量呈现逐步强化之势的今天,其两极分化的作用力更加明显。一方面,无孔不入、细致全面的网络舆论确实更有助于事件的曝光、真相的挖掘,并对事件的最终解决起到了一定的督促作用,不管是先前轰动一时的药家鑫案、郭美美案,还是“表哥”“房叔”们的曝光,都让人认识到网络舆论监督的强大正面力量。如果没有网友曝光,此次的农妇讨薪身亡事件何时才能进入大众的视野犹未可知,同时网络舆论监督也减少了警务人员之间相互包庇的可能性。

       舆乐通认为,网络是一种极度去中心化的新型互动媒体,它赋予受众更多的主动权,在我国媒介素养教育并不普及的现状下,许多使用者对网络媒体的媒介属性缺乏理性认知,再加上网民们的价值观、文化教育程度、生活背景等存在很大差异,网络媒体信息传播的相关法律法规又不甚健全,这些都造成了网络信息传播可能产生的负面效应。一旦网民们被愤怒冲昏头脑,偏激的不理性言论很可能会依靠互联网平台迅速传播,形成一种不健全的“民意”。更严重的是一些网民在不完全了解事实真相的情况下根据自身经验与主观判断发表意见,或者一些别有用心者为达到一己目的故意歪曲事实并加以渲染,令谣言与真相交错摻杂,难以分辨。我国现阶段正处于转型期,社会中难免潜藏许多不安定因素,因生活中存在的不公而心存不满者众多,他们实际上多是社会中的弱势群体。一旦网络中出现一个发泄口,很容易引起他们的共鸣与非理性爆发,并在信息传递急速、全覆盖无死角的互联网平台上得到强化,形成所谓的“弱势群体暴力行为”,使事件真相偏离应有的轨道。物极必反,原本正义的一方就这样转化成为阻挡在真相前难以逾越的障碍,令事实更难以得到澄清。

        在此次事件中,央视权威节目《焦点访谈》也曾快速介入,经过调查给出了冲突的真正起始原因,这本来是一个可能缓和社会的愤怒情绪的途径,但民众们却纷纷表现出不信任态度,拒绝相信记者调查的结果,认为不符合平衡报道原则,在重要问题上有避重就轻和维护涉案警察之嫌。以新浪微博为代表的一些社交媒体中网友们的言论最为激烈,例如有网友直接CCTV焦点访谈,附上了评论:“极力丑化抹黑已逝的讨薪女工周秀云,谈讨薪问题又刻意忽略工人的说法,完全不谈警察一开始就存在的暴力执法问题。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别以为自己有上百万粉丝就可以仗势说谎、话语欺人!”等等。说来说去,还是民众们对于此次行凶警察是否能被依法严惩感到怀疑,而这种声音一直到涉案警察被逮捕都没有停息。不管CCTV的相关报道是否有隐藏真相的嫌疑,网友们完全否定的态度并不有助于还事件以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