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河律师代理案件】一审判赔9800万的"新百伦"侵权案,2020年最高院再审结果出炉!

关于我们 · 2020-06-16 17:55:19

      历时7年的“新百伦”侵权案终于落下帷幕,该案代理律师杨河(舆乐通股东)称:刀光剑影,一言难尽!
一、2020年的6月,经过整整七周年的马拉松长跑,轰动一时的一审判赔9800万、二审改判为500万的“新百伦”商标侵权案的各方当事人,终于收到最高法院的再审裁定:驳回新百伦贸易公司、周乐伦的再审申请。案号:(2016)最高法民申2421号,判决书盖章日期2020年3月31日。
      最高院再审认为:首先,涉案注册商标目前为有效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类别包括鞋类商品,与新百伦公司使用“新百伦”标识的被控侵权商品属于相同或相近类别的商品;其次,新百伦公司使用的“新百伦”标识与涉案注册商标属于相同或近似的标识。再次,新百伦公司主张将“新百伦”标识与“New Balance“”等其他标识同时使用,但对于中国的相关公众而言被控侵权的“新百伦”标识能够起到重要的呼叫和识别商品来源的作用。最后,“新百伦”与新百伦公司的“New Balance”的音、形义均不能完全对应,除“新百伦”之外,“ New Balance”还曾被称呼为“纽巴伦”等其他中文,相关企业字号中的“New Balance”的中文翻译又为“新平衡”。“在周乐伦已经注册有涉案商标的情况下,新百伦公司将“新百伦”标识单独使用或者与其他商标标识组合使用,由此产生的不利后果应由新百伦公司自行承担”。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失传多年的咎由自取论?关于咎由自取:通常情况下,在先注册的商标权利人有权禁止在后商标的使用,无论在后商标申请人的主观状态和在后商标客观因使用所形成的商誉,注册商标制度的初审公告、注册公告、变更转让公告等公示非常充分,后来者不太可能陷入巨额投资被挟持的状态,如果后来者仍然强行使用,是否可以归为咎由自取呢?关于本案的赔偿数额,新百伦公司与周乐伦分别提交了有关评估报告,但评估结论迥异,且均为各自单方委托,均不足以证明其主张。“二审法院在本案中已对新百伦公司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作出认定,并综合考虑了被控侵权行为的性质和具体情形,新百伦公司的获利与被控侵权行为之间的因果关系,新百伦公司一并使用其他商标的情况,新百伦公司的主观过错,以及周乐伦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等因素,二审判决确定的赔偿数额并无明显不当”。
  二、追根溯源,案子是怎么来的呢?
       2013年5月,周乐伦在广州中院起诉新百伦贸易(中国)有限公司等在鞋子等商品上使用“新百伦”,周乐伦认为侵犯其“百伦”、“新百伦”商标权。周乐伦的起诉时主张的“百伦”商标权:(经转让,现受让人为广州新百伦公司)这个“百伦”商标也是九死一生,目前为有效商标。其中这个1994年申请的“百伦”商标自2015年以来经历了撤三(连续三年不使用为由的撤销)、无效宣告、以及多轮行政诉讼等:目前无效宣告行政确权诉讼还在进行中,疑似2020年5月份,最高院已经受理了针对该商标无效宣告行政诉讼的再审申请:最早谁注册的呢?潮阳市工商经济发展总公司鞋帽公司,一家集体所有制企业,历史可谓悠久,目前公司状态是已注销。其实1994年的百伦还有个对应的英文商标:BAITLUNE很时尚有木有